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据说,最近上海房租开始下跌。无论这属于短暂下跌还是趋势性下跌,我们都不应忽视的事实是:这两年上海常住人口的数量几乎不增加了。2016年,上海常住人口仅增加了4.7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增加6万人,这意味着外来常住人口减少了1.3万人,上海的外来人口连续两年减少了。不仅是上海如此,北京也有类似情况。2016年,北京常住人口仅增加2.4万人,外来人口常住占比也在减少。那么,从全国范围来看,人口流向是否真的出现扭转了呢?如果是逆转,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很多筒子不能理解,经济下行,为什么还可能出现利率上行。因为资产冷却,也是要产生信用缺口的(因为要活命)。除非这个资产死亡,退出,才不再张嘴吃饭了。交易者有时候是像小孩过家家一样想像着金融信用的活动。比方说债、股、楼,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也是,都是边际定价的。共饮都是一个流动性活水池子(靠信用债务维持),流动性流动性顾名思义就是要流动起来才是水,债和楼受限,不活动了,对应的这可是债务资金链崩紧哈(借钱活命的人多了哈),有点儿像池子中活水口堵死了,不流动了,就只消耗池中死水了(大家要出来借钱活命),这是变坏了。除非妈妈把水笼头拧开,足额补上债和楼活动时所创造的货币缺口。

Continue reading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国外已经将中国房市比之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热”,名词与庞氏骗局不一样,但内涵相同,即投资完全依靠借贷支撑。面对疯狂上涨的房价,国内总有人要问,这轮疯涨还能撑多久?这样的房地产值不值得购买?

本轮房地产疯涨的原因,我在《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里面分析过,它不是市场对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金融政策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就已经沦为政府兼作庄家、裁判及大玩家的赌场,与股市性质类似。

中国房地产已成为金钱游戏的标的物 Continue reading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核心观点:

人口老龄化和流动人口负增长,表明房地产泡沫迟早要破,只要存在市场,且作为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价格波动就难以人为控制;本币贬值将是渐进的,因为汇市还不能真正称之为市场,政府具有强大的调控能力;股市泡沫的危害相对较小,投资者早就有风险承受力,如今杠杆率已经明显降下来了,在从严监管之下,投机性资金减少了,目前楼市去杠杆的过程中,部分资金会流向股市,存在偏弱的跷跷板现象,故中国股市的高估值现象长期存在。

Continue reading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最近,不停地有朋友问我,是否还能在北上深苏州南京杭州这样的一线或者准一线城市买房子了,虽然我一次又一次的给他们解释,但很明显他们基本上一脸懵逼,觉得房价似乎还要涨,现在不买房会不会以后错过好几个亿?特别是有人鼓吹以后80万每平米的时候,他们那小心脏,还真有点受不鸟!

其实,影响房价的一开始是供给和需求,很多人也都拿这个说事,但正确也不正确,因为房子是商品的时候,买房子要住的时候,房子是受供给和需求影响的,土地多了,房子盖多了, 房价就涨不了,如果不明白可以看看重庆模式,也就是地票制度,只要复耕土地就能获得建设面积,这让重庆的建设用地十分充足,不但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房价一直不涨,现在也就7-8千每平米,涨幅还不及猪肉!而在北上深这样的城市08年之前也是这样的,基本受到供给影响,供给多房价就不涨,但很可惜北上深的供给很少,所以慢慢的房子不再是一种商品,在这里买房也不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炒,为了投资,为了提升身价!08年以后,北上深的房子逐渐变成了投资产品,而既然是投资品,也就不再受供给和需求决定,而是更多要看信用扩张的脸色?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

作者:齐俊杰(qijunjie82)

英国脱欧的黑天鹅让英镑大幅贬值,作为英镑的对手也就是世界货币美元则快速升值,这就扰乱了整个以美元计价的汇率体系,人民币没有跟日元一样升值,反而出现一根大阴线,人民币已经贬值到了6.61(美元兑人民币),基本上创出了年内新低。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