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国外已经将中国房市比之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热”,名词与庞氏骗局不一样,但内涵相同,即投资完全依靠借贷支撑。面对疯狂上涨的房价,国内总有人要问,这轮疯涨还能撑多久?这样的房地产值不值得购买?

本轮房地产疯涨的原因,我在《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里面分析过,它不是市场对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金融政策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就已经沦为政府兼作庄家、裁判及大玩家的赌场,与股市性质类似。

中国房地产已成为金钱游戏的标的物 Continue reading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核心观点:

人口老龄化和流动人口负增长,表明房地产泡沫迟早要破,只要存在市场,且作为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价格波动就难以人为控制;本币贬值将是渐进的,因为汇市还不能真正称之为市场,政府具有强大的调控能力;股市泡沫的危害相对较小,投资者早就有风险承受力,如今杠杆率已经明显降下来了,在从严监管之下,投机性资金减少了,目前楼市去杠杆的过程中,部分资金会流向股市,存在偏弱的跷跷板现象,故中国股市的高估值现象长期存在。

Continue reading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最近,不停地有朋友问我,是否还能在北上深苏州南京杭州这样的一线或者准一线城市买房子了,虽然我一次又一次的给他们解释,但很明显他们基本上一脸懵逼,觉得房价似乎还要涨,现在不买房会不会以后错过好几个亿?特别是有人鼓吹以后80万每平米的时候,他们那小心脏,还真有点受不鸟!

其实,影响房价的一开始是供给和需求,很多人也都拿这个说事,但正确也不正确,因为房子是商品的时候,买房子要住的时候,房子是受供给和需求影响的,土地多了,房子盖多了, 房价就涨不了,如果不明白可以看看重庆模式,也就是地票制度,只要复耕土地就能获得建设面积,这让重庆的建设用地十分充足,不但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房价一直不涨,现在也就7-8千每平米,涨幅还不及猪肉!而在北上深这样的城市08年之前也是这样的,基本受到供给影响,供给多房价就不涨,但很可惜北上深的供给很少,所以慢慢的房子不再是一种商品,在这里买房也不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炒,为了投资,为了提升身价!08年以后,北上深的房子逐渐变成了投资产品,而既然是投资品,也就不再受供给和需求决定,而是更多要看信用扩张的脸色?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

作者:齐俊杰(qijunjie82)

英国脱欧的黑天鹅让英镑大幅贬值,作为英镑的对手也就是世界货币美元则快速升值,这就扰乱了整个以美元计价的汇率体系,人民币没有跟日元一样升值,反而出现一根大阴线,人民币已经贬值到了6.61(美元兑人民币),基本上创出了年内新低。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

齐俊杰:为什么说人民币对外贬值 一定对内升值

齐俊杰:其实我们已经跌到了中等收入陷阱!

前两天,人民日报有篇文章,说中国已经不可能落入拉美式中等收入陷阱,作者是国研中心的副主任刘世锦教授,算是国家的智囊机构吧。刘教授的观点,其实就一句话,我国现在达到的发展水平远高于当年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的发展水平,已经不可能落入拉美式“中等收入陷阱”。只要经济能够实现由数量追赶向质量追赶的平稳转型,就能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社会。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其实我们已经跌到了中等收入陷阱!”

齐俊杰:其实我们已经跌到了中等收入陷阱!

张庭宾:“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

“疯狂地王”成为5月份中国经济最令人瞩目的词汇,但是,绝大多数人仍然低估了它的破坏力——不仅仅是信达地产等央企国企有钱任性那么简单。

信达地产是疯狂央企的代表。6月1日,上海顾村地块,信达以58.05亿元获得了该土地,平均楼板价36962元/平方米,溢价率超过300%。而在几天前,信达刚刚以123.18亿元夺得杭州市滨江区奥体单元地块,创造了今年以来全国的总价地王。去年11月上海的新江湾土地拍卖会上,信达以72.99亿元竞得标地,楼板价49152元/平方米。同时,去年30.3亿元的深圳坪山地王、33.6亿元的合肥滨湖地王都是信达造。 Continue reading “张庭宾:“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

张庭宾:“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